网站无障碍
环境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境要闻

首创纵横向生态补偿模式 让生态保护区不再“委屈”中山已实现生态补偿全覆盖,生态补偿标准翻倍调动绿色发展积极性

信息来源:中山日报发布日期:2019-07-29 分享:

首创纵横向生态补偿模式 让生态保护区不再“委屈”

中山已实现生态补偿全覆盖,生态补偿标准翻倍调动绿色发展积极性

  

夏季的中山五桂山生态保护区生机盎然,林地郁郁葱葱,这里是全市的“绿肺”。自2015年以来,这片土地悄悄发生着一些变化——护林员人数增加了一倍,毁林行为减少、森林资源质量稳步提升。这些变化,源于我市在全省首创的“统筹性”生态补偿模式。

2015年起,我市将各镇区的公益林和耕地与镇区面积的比例总体考虑,计算生态补偿资金,其中公益林和耕地较少的镇区做出补偿,反之则接受补偿。2018年,又将饮用水源保护区纳入生态补偿体系,至此实现森林、水流、耕地等重点领域和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生态补偿全覆盖的目标。

黄礼初摄

 

  ▇“统筹型”生态补偿

 

  践行公平原则

 

  郁郁葱葱的五桂山生态保护区,仅生态公益林就超过9万亩,占该区域面积53%。作为生态保护区,很多经济项目在五桂山禁止落地,而且生态公益林也不能进行经济开发。不仅发展机会受限,而且根据早前的生态补偿政策规定,农田和林地比较多的镇区政府,还需拿出配套资金进行生态补偿,进一步增加了这些镇区的财政压力。反之,对部分没有农田或林地的镇区来说,不但有大量机会来发展经济,还不用配套资金来保护生态,这就与生态补偿的“公平”原则相悖。

 

  在此背景下,我市生态环境局(原市环保局)起草《中山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完善生态补偿机制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为《实施意见》),于20147月以中山市政府名义出台。根据《实施意见》,我市2015年将省级生态公益林、市级生态公益林、基本农田和其他耕地纳入生态补偿范围,并且改变以往只有纵向资金筹集的模式,首创“市财政主导,镇区财政支持”纵横向结合的统筹型资金筹集模式。

陈立维摄

 

  纵向,即市、镇(区)财政按46比例分担生态补偿资金;横向,即各镇区根据其生态补偿责任支付生态补偿资金上缴市财政,进入市生态补偿专项资金,通过市财政统筹,将生态补偿资金划拨到各镇区,从而实现镇区间的横向转移支付。镇区发展受限范围缺口面积占全镇面积的比例越大,其综合责任分配系数越大,可获得的生态补偿金越高。

 

  “市财政主导,镇区财政支持”的纵横向结合的生态补偿资金筹集模式,保证了全市区域发展与生态保护总体决策中的公平性。以五桂山生态保护区为例,2015年,五桂山生态补偿范围从95041亩扩大到100117亩。其中,公益林91119亩,基本农田3922亩,一般耕地5076亩。五桂山获生态补偿金资金825.4万元,比改革前的306.5万元提高518.9万元,增幅达1.7倍,促进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相协调。

 

  2018年,我市又将饮用水源保护区纳入生态补偿体系,至此实现森林、水流、耕地等重点领域和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生态补偿全覆盖的目标。


伟学敏摄

 

  ▇补偿标准翻倍

 

  调动绿色发展积极性

 

  2015年,我市生态公益林、基本农田以及其他耕地的补偿标准分别为80/年·亩、100/年·亩和50/年·亩。在参考了珠三角周边城市生态补偿标准后,市生态环境局发现我市生态补偿标准相对偏低,继而向公众和镇区展开了问卷调查,了解市民对生态补偿标准的期望和各镇区对生态补偿标准支出的承受能力。经多次论证,最终确定了逐年提高标准,三年后达周边城市平均水平的方案。

 

  从2015年到2019年,五年时间生态补偿范围扩大的同时,生态补偿标准也不断提高。2019年,我市生态公益林、基本农田以及其他耕地的补偿标准分别提高至135/年·亩、225/年·亩和112/年·亩。按照补偿方案,补偿标准还将逐年提高,至2022年,上述三项补偿标准将分别提升至161/年·亩、268/年·亩和134/年·亩。

 

  生态补偿机制的改革使生态价值部分得以实现,这种为生态服务付费的观念和做法调动了农民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五桂山、民众等多个镇区政府反映近几年辖区毁林行为减少,森林资源质量稳步提升,近几年全市未出现重大违法破坏林地资源的情况。

 

  同时,《实施意见》不仅免除了镇区配套生态公益林资金的责任,镇区政府还可以统筹使用镇(区)管护经费(占生态公益林生态补偿资金总额的23.5%))。随着生态公益林生态补偿资金标准的提高,镇区统筹部分规模增加,镇区生态公益林管护能力随之提高。以五桂山为例,2013年至今,五桂山全区增加了十多名护林员,总人数增加了一倍。耕地方面,40%的基本农田及其他耕地保护补贴资金由各镇政府统筹使用,用于本地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以长江水库库区内福获村为例,2016年,东区从耕地生态补偿资金中安排了2万多元用于该村的农路建设,提高农民通行和农业耕作的便利度。